社会|文学|app|游戏|影视|棋牌|戏剧|彩票

上市影视公司易主,国企成接盘侠?

2019/03/20 11:25:36 来源:首席娱乐官  作者:小小
   
随着整个影视股的忽高忽低,这场影视公司的易主风还在继续。

image.png
图片来源:慈文传媒官博


  业绩对赌、商誉减值A股影视传媒公司几度崩溃。


  据相关媒体数据显示,整个文娱产业,市值蒸发近5000亿,相当于去年票房的8倍多,中证传媒指数下跌36.92%,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唐德影视等龙头股的跌幅都浮动在20%至70%之间。


  股价下跌证明了影视行业的资本寒冬,此时的影视公司也开始纷纷对自身股权进行调整变化,对此《首席娱乐官》(ID:yuleguan001)梳理了近2年来上市影视公司股权变更上市公司的股权变更情况发现国有企业正在成为影视公司的最大接盘侠。

image.png


  “梦碎”的长城影视将获救?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3月17日,“长城系”旗下3家A股上市公司长城影视(002071,SZ)、长城动漫(000835,SZ)和天目药业(600671,SH)均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拟引进战略合作方永新华集团,后者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其他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


  成立于2000年的长城凭借《红日》站稳脚跟。随后《大西南剿匪记》《武则天秘史》《太平公主秘史》《隋唐英雄》让长城影视2012年度营业收入就达到了4.37亿元,净利润1.42亿元。


  浙江长城影视有限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出身于文盲家庭,但却因为喜爱文学成了作家,做过记者,后又创立诸暨电视台成为台长。


image.png
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实际控制人赵锐勇


  2014年1月16日,长城影视借壳江苏宏宝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通过证监会审核上市,此时的赵锐勇在资本市场不停地买买买,进行并购重组。收购浙江光线影视、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浙江中影文化等多家公司和旅行社。仅2017年长城影视就发起了15次并购,拥有近百家下属公司,资产规模接近百亿元。更加诡异的是,2017年4月长城影视宣告称拟以13.5亿元购买首映时代,但据相关媒体爆料,此时首映时代的净资产账面值为4130.74万元,增值率高达3168.99%。


  可见长城在有意拉高商誉。


  但纸包不住火,1月30日,长城影视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18年净利润区间调整为-3.56亿元至-2.72亿元。其实早在今年1月永新华集团就与长城集团签订了战略框架合作协议在金融、地产、文化、医药大健康、高端旅游等领域开展深入合作,如今永新华与长城的联系或将更加紧密。


  商誉、质押,资本最终被资本反噬


  影视公司正经历易主潮。


  2月打造了《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被业界誉为爆款制造机的慈文传媒发布公告称,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华章投资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江西省人民政府将成为慈文传媒的实际控制人。

image.png


  另外去年12月,骅威文化公告,杭州鼎龙受让郭祥彬及其一致行动人郭群2.5亿股(占总股本的29.07%),同时协议受让郭祥彬所持骅威文化剩余20.31%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提案权、参会权以及除收益权和股份转让权等财产性权利之外的其他权利。


  华录文化将所持有的101936941股华录百纳股份转让给盈峰集团,当代东方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骅威文化控制权转让给杭州鼎龙......


  曾经的影视翘楚为何落得此番光景?


  其中有一些为半路出家的影视公司并疯狂玩弄资本手段。


  当代东方前身则为大同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业务为水泥的生产和销售。当传统产业逼近天花板,当代东方看到了传媒行业的红利,转型影视,开启疯狂“买买买”模式,通过收购、增资以及新设的方式,其子公司个数由2015年的7家增至2017年的62家。


  当代东方2018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其以“现金收购股权”取得的子公司达26家,累计商誉达13.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的138%。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小官,在2013年,2014年,2015年,特别是影视板块,很多上市公司进行了并购,将其商誉升高了一个量级。


  据相关数据显示国内上市公司商誉金额,从2013年的2140亿已经发展到11915亿,增长了5.57倍。商誉金额占净资产的比例也由2013年的1.18%增长到2017年的3.97%。


  而一些可能盈利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往往都喜欢搞股权质押,欢瑞世纪就被曝其实际控制人质押的股票高达2.79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8.19%。贾跃亭更是将持有乐视网公司股票质押率近100%,但这种靠资本花招实现盈利最终将会被资本反噬。


  如今的中国经济并不是很景气,导致很多企业的经营状况并不是很理想,加之去年的逃税风波,拉低了整个影视板块的估值,在股权对在股市下行的情况下,影视股暴跌,已经逼近其平仓线。


  可行星皓基金创始合伙人葛君远告诉小官:“一些上市公司会通过质押股票进行融资,由于公司股票价格大幅下跌,而上市公司无力补足质押物的情况下,其所质押的股票会被强平,这是一种被动减持行为。”


  国企成主要接盘侠?


  根据2018年11月国资委披露的数据,A股市场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项目大幅增加,其中,国企并购民营上市公司项目占并购项目总量的 32%。截至9月18日,2018年有24家民营上市公司将控制权转让给了国资。


  不少传媒股如当代东方都榜上有名。


  去年7月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厦门当代控股集团签署意向性协议,拟对当代东方(000673)进行股权投资,成为其的控股股东。


  今年2月,慈文传媒发布公告称,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华章投资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江西省人民政府将成为慈文传媒的实际控制人。

image.png


  影视公司与国有企业咬合的越来越深。


  一位聚焦多年影视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小官,接下来影视公司的接盘方可能会以国有企业为主,因为国有企业相对于民营企业各种优势比较突出,特别是融资方面,国资从银行的贷款利率一方面贷款容易而且贷款利率比较低,不像民营企业融资比较难相对较贵。同时被接盘方的影视类上市公司也避免了股权质押的风险,一旦持续下跌其就面临着巨额亏损,甚至股权可能会被强制卖出。


  慈文传媒就曾向媒体公开透露:“国有相关资金凭借其充沛的现金流优势正不断抄底优质传媒资产,释放积极信号。”


  文化行业将成为各个地方国资的控股平台,据了解现在很多影视公司想上市都比较慢,因为其上市都需要中宣部批文,导致近4、5年民营文化企业都很少出现上市,所以通过地方的国资平台进行整合并购,把这些直接上市的通过国有控股的方式来吸纳间接上市,所以未来很多的民营民族文化公司将会被通过被并购被国有控股平台并购的方式来上市。


  国有企业占主导,但也会有其他的入局者。


  可行星皓基金创始合伙人葛君远告诉小官,解决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问题有多种方式,一种是与接盘方进行洽谈,在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基础上进行场外的协议转让,接盘方处于不同的目的没有特定对象,可以是同行业的竞争对手,上下游产业链公司,地方政府及国企,也可以是市场上的游资和热钱;另一种就是爆仓,在二级市场被强平抛售,通过二级市场的买盘消化掉这些股权。


  这些都可能成为接盘者。


  总之,随着整个影视股的忽高忽低,这场影视公司的易主风还在继续。


  原标题:上市影视公司纷纷易主,国企成了最大接盘侠?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白金会官方娱乐手机版

扫描关注
白金会官方娱乐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bjh6.net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白金会官方娱乐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白金会官方娱乐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